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年一中 > 校庆征文
原市人大副主任陶仲英访谈录
编辑日期:2012-9-1  来源:安庆一中  作者:admin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原市人大副主任陶仲英访谈录

 

邵滔

 

    我的外公——原安庆人大副主任陶仲英,是一中的老学生。春节假日,他应约接受了我的采访。这次交谈十分愉快、轻松、到位。下面是我们的访谈纪实。

邵:外公,我们一中即将举办“一中百年华诞庆典”,组织学生利用寒假专访老校友。我知道,您原是一中的学生,我们是校友,借此机会,我想问您几个问题,行吗?

陶:可以,当然可以。我俩即是爹孙,又是校友的双层关系。问什么校的问题都可以。不过弹指挥间,事隔半个多世纪,有许多事情已经迷蒙,说不准啦。那就请我的小校友,小记者问吧?!

邵:当初您为什么选择安庆一中,那时的安庆有几所中学供您择读,您又是怎样踏进一中大门的?

陶:一九二五年,我初中毕业报考高中。当时的安庆有四所普通高中:一中(当时叫安庆高中,后改名安庆中学)、保罗中学、崇文中学还有只招女生的女中。其中一中属公立性质,普遍视为教学质量比较好,收费也比较少,因此我就选择报考一中,通过笔试录取,顺利的进入了一中就读。

邵:听这么说,那时的高中是男女分校的啰?

陶:是的。

邵:您认为在一中学习的过程中,同学们的自觉性怎么样?您是怎样学习的?在班上,成绩排在多少名上下,有多少名同学?

陶:一中校风一直非常好。我们高中生更是学习自觉性高,特别是那家住农村来的同学,更是发愤用功。我在我们年级一百五十多名同学中,算年龄偏小的,平时爱玩,功课不抓紧,所以学习成绩不是最好的。这一点,滔滔,你要引以为鉴。从初中一年级开始,就要抓紧时间,把所学的课程都学好,特别是主要课程。当然更要德、智、体全面发展,不可偏废。

邵:谢谢外公的提示。第四个问题,我想问:请您说说印象最深的校长和老师的姓名,他们现在如何?

陶:我一中毕业时的校长叫鹿钟毓,北方人,瘦长的脸,黑黑的皮肤,戴副眼镜,走起路来,背有点躬,一看就象个老夫子,老教师的模样。背地里,我们称他老教育家。至于教师,三年期间我们接触到授过我们课的老师很多,在记忆中印象比较深的有杨明高、余冠群、何应昌、马怀生等位老师。他们在当时都是安庆乃至全省中学教师中的精英。他们生活清苦,不求闻达,治学严谨,精心育人的高尚品德受到社会和同学们的尊敬和爱戴。可惜,岁月不饶人,如今,他们都先后去世了。但是他们的英容笑貌却永远的留在我的思念中。

:在一中学习期间,有什么让您至今难以忘却?有什么让您终生受益的呢?

陶:三年的高中学习生活,先师们的教育,对我一生成长起到了承前启后、决定性的作用。母校严谨的学风,老师们的热忱抚育培养,使我终生得益、终生不忘。

邵:您是哪一年离开一中的?进入高校学习后,您认为一中给你您打下了哪些基础?

陶:我一九五五年离开一中,考到南京工学院建筑系继续学习。前面,我已说过,高中阶段是学习知识、长身体的关键时期。中学阶段学得扎实,到大学学习起来就显得轻松,得心应手。

邵:听外公经验介绍:搞好中学阶段的学习对今后继续深造至关重要的啰?

陶:对,做一个全面发展的中学生是最棒的。

邵:工作后,您的业绩大家知道一些,请您说一说,您为一中,为安庆,为社会主义建设做了哪些工作?

陶:大学毕业后,国家分配我到安徽合肥工作,后因照顾家庭调回安庆,几十年来一直在建设部门任职,为家乡的城市建设和发展尽职尽力的服务,应该说,也做了一些有益于社会,有益于群众的事。当然还不够。

邵:外公,您不必过谦。据我所知,您老人家的人品和工作还是受人称赞的。下面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一中给您留下了什么样的影响?您想给母校提哪些合理化的建设?

陶:前面说过,三年的高中生活,母校严谨认真的治学,为我后来的学习工作,乃到做人处事留下了深刻的影响。至此在母校百年寿辰之际:祝

龙山苍苍,江水滔滔。

一中精神,山高水长。

邵:今天采访到此为止,占用你的休息时间,最后,再次表示谢意,祝您: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