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百年一中 > 校庆征文
几代一中人
编辑日期:2012-9-1  来源:安庆一中  作者:admin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几代一中人

 

韩安安

 

如果我的父亲在世,也近100岁了,和一中百年校龄相当。上个世纪一些从安庆读书出来的人,提及一中老教师,没有不知道韩子佩的,因为他的历史课教的太娴熟了,上课时往往背着课本在黑板上画地图,准确无误。至于什么朝代、什么历史事件、历史人物,在他的头脑里就是课本上复制的备份。

依靠在一中任教的姐夫关系,我的小舅从安徽偏远的全椒来一中求读,寻时的学生们住在学校里,铺的是竹席稻草,吃的是白菜萝卜。在清苦的赶考生涯中,我的舅舅终于中榜。那年考上了北京政法学院,毕业后分配在安徽省民政厅,后位局副厅,现已退休。

我们的一中时代,现在看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我家当时住在龙门口22号,我和妹妹理所当然地按照地段分在一中上学。家门口一大伙罗的都在一起,热闹的很。一家两个同在一个年级的很多,我们韩家是老二老三,余冠群老师家是老三老四,隔壁有隔壁的汪小苗、汪小化弟兄俩都在一个年级。那时候的学校叫“九·一六”中学,班级称作某连某排。在学校里我们折腾的不是学习,而是工农兵的活计都来。我们在纺织厂、活塞环厂都跟班劳动过,车、钳、刨、铣、冲压、翻砂的,我们学生都跟着师傅干。我们还“嗨哟、嗨哟”的抬着、挑着大粪从一中往二里半外的农场送。途中有个事故高发地段,就是现在的四方城,当时是又高又陡的山坡。我们小心地迈着步子下坡,一有闪失就是人仰马翻。我们还定期前往校办农场,挖山芋、挑泥塘。我们还像当年北上的红军一样,打着背包,沿安庆——月山——高河——育儿村一线行进。每到一地就和当地的群众搭戏台开联欢会,我们班上的马强伟笛子吹的特别好,台下总是传来“蹄子都凑一个”的当地方言的呼叫。

也许我太热衷于挑粪、挖锄什么的,后来下放秉性不改,不钻研文化,终于被恢复高考的历史机遇所淘汰。直到1978年,我顶替我母校回城当了小学教师。

转眼到了我儿子的时代。儿子中考的成绩进一中不行,离买的分数线也还差一截,但还是坐在了一中的教室里。因为一中对立下汗马功劳的老一辈教师是感激的,孙子辈也有照顾的条例。妹妹的女儿要好些,超过了买一中的分数线,她中学时获得全市电脑绘画二等奖;在一中的网站上有她为西澳洲教育部代表团进行书法表演的显赫照片;美国加拉巴萨斯市高中明星爵士乐团访问一中时,她作为学生代表参与联欢活动,用英文直接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