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学教研 > 教师博客
经典阅读教学中的经典性建构
编辑日期:2013-6-20  来源:安庆第一中学  作者:张永威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经典阅读教学中的经典性建构

张永威

 

 

芝加哥大学教授艾伦·布鲁姆在《走向封闭的美国精神》一书中写道:“在人们重温柏拉图和莎士比亚的著作时,他们将比其他任何时候都生活得更加充实、更加美满,因为阅读经典将使人置身于无限蕴藏的本质之中。”经典是人类普遍智慧的结晶,它得到人们普遍认同,富有鲜活的生命力。它能完善个体人格,丰满个体精神,启迪人类对人生价值的意义进行深刻体悟,擢升人的灵魂,使之趋向高尚伟大。

高中生思想和感情的发展需要经典阅读。钱理群先生说:“经典是民族与人类文明的结晶,是历代前人智慧与创造的积淀;而真正的经典又总是超越民族与时代的,具有超前性。文、史、哲的经典更是关注人性的根本,不懈地挖掘着人类灵魂的深度。”无论我们的社会多么发达,我们都必须去反省人生、甄别善恶、区别正义与非正义,从有用之中辨别出高贵与美。经典作品是表现人性、人道、人权和人生,表现人对大自然的认识和感情的作品。比如说,先秦诸子中,我们可以从孔子那里读到一颗爱心,构建和谐;在孟子那里读到一股正气,平治天下;在墨子那里读到一腔热血,救助苦难;在韩非那里读到一双冷眼,直面人生;在老子那里读到生活辩证法;在庄子那里读到艺术人生观;在荀子那里读到科学进取心——在孔、孟、墨、韩那里,我们读到了人生态度,在老子、庄子、荀子那里我们读到了人生智慧。经典作品给中学生打开了认识人生和自然的天地,展示鉴赏真、善、美的审美领域,创设了陶冶情操、完善人性的艺术环境。正是经典的阅读,会使教师与学生的生命达到一种酣畅淋漓的自由状态,这种难得的高峰体验,生命的瞬间爆发与闪光,会使学生以一种全新的眼光去看待自我与世界,甚至从根本上改变学生的生命状态与选择。

但残酷的现实让我们面对浩瀚经典却无所适从。网络化、娱乐化的“浅阅读”使经典逐渐淡出我们的阅读视野,功利化的应试教学让经典的阐释模式化、固定化,经典渐行渐远。为了更好的阐释经典阅读的重要性,有必要对“经典”的意义进行探究。

一、经典意义的建构及经典作品阅读教学现状

《文心雕龙》道:“三极彝训,其书言经。经也者,恒久之至道,不刊之鸿论。”经典通过个人独特的世界观和不可重复的创造,凸显出丰厚的文化积淀和人性内涵,提出一些人类精神生活的根本性问题。它们与特定历史时期鲜活的时代感以及当下意识交融在一起,富有原创性和持久的震撼力。文学经典建构的因素复杂多样,可以从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两方面来考查。外部因素主要包括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权利的变动、文学理论和批评的价值取向、特定时期读者的阅读期待等。内部因素主要包括文学作品的艺术价值以及文学作品的复调性。

文学作品自身的艺术价值是建构文学经典的基础。能够建构为文学经典的作品,总是具有相当的艺术水准和价值,能够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和心理共鸣,能够满足读者的期待。能够写出了人类共通的“人性心理结构”和“共同美”。《语文教育文化过程研究》一书中,这样说道:“经典,尤其是文、史、哲领域的经典,它所真正关注的决不仅仅是一时一地的人情世故,从它所涉及的内容中折射出的是关乎整个人类社会和人的本性的内容,他所揭示的也必然是作为人的生命存在基础的思想和观念,是对人性之根本的见解、领悟和智慧。换句话说经典从本质上关注的是人类和社会在存在与发展过程中所涉及的一些永恒的价值和主题。不管人类如何发展、社会怎样进步,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如何的突飞猛进,作为自然界个体的人,作为由个体的人组成的社会,总有一些本质的东西是相对永恒的,比如说对生与死的理解,比如对情感的认识,这些关乎人性根本问题的思考是历代延续、古今相通的。”

正因如此,这些作品突破了阶级的限制,挣脱意识形态的桎梏,成为人类共享的宝贵精神财富。当我们阅读这些经典作品时,我们并不会感到有恍如隔世的距离,而更像是在通过那些跨越千年的文字与古人进行心灵的对话。而且这种沟通甚至比与面对同时代的作品来得更为真切和深刻。

文学作品的复调性是建构经典性的关键。借用巴赫金的复调理论,真正的经典应该是“多重声部的混响”,是相对于“独白”的“对话”,是“自我意识的狂欢”,是“未完成”的“成品”。“多声部性”的实质在于“有着众多的各自独立的不相融合的声音和意识”,“由具有充分价值的不同声音组成”的文学作品“揭示生活的多样性和人类情感的多层次性”。“对话性”是复调的本质,语言的本质,存在的本质。“对话”可以是日常对话、也可以是作者与主人公的对话,还可以是人类生活中的自我与他人的对话。在这一过程中,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真理”,自己的“生活立场”,保持着“惊人的内在独立性”平等地参与到“对话”中,实现“自我意识的狂欢”。完成的作品其实是呆板的、失去意义的作品,这正好是人类生存意义的最好解读——只要人活着,他生活的意义就在于他还没有完成,还没有说出自己最终的见解。一言以蔽之,文学作品是否成为经典的关键是本身描写世界是否宽阔,作品所蕴含的意味是否深厚而蕴藉,即作品是否具有无尽的阐释空间。《红楼梦》由于它所描写生活的广度和深度达到极致,艺术表现的客观性与主观性呈现出巨大的无尽的张力,具有辽阔阐释空间的作品,因而它经得起不同意识形态的冲刷和解释,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最终成为经典。

毫无疑问,确定一部文学作品是不是经典,自身价值和复调性是内因,是决定性因素。但外因绝对不可忽视。政治意识形态和文化权利的变动姑且不论,文学理论和批评的价值取向、特定时期读者的阅读期待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一部作品写出并要想成为经典,就必须出版和发行,并要引起批评家的注意,然后在得到批评家的认可之后才能逐步引起文学研究者的关注,最后它的成为经典的重要标志便是进入主流意识的视野。读者是联系文学经典的内部和外部的力量。外部的意识形态力量,文学理论和批评观念的力量,并不能以命令的方式,强令读者接受某个经典。它们必须与读者商兑,得到读者的认同,文学经典才可能流行起来。离开读者的阅读和再创造活动,或者说在读者不买账的情况下,无论意识形态和诗学观念如何强力推行,文学经典是无法成立和流行起来。同时,读者又是了理解并再度创造作品的力量。无论文学作品所展现的世界怎样,它不会自动变为审美对象。必须经过读者的阅读和理解,当文学作品所描绘和抒发的一切,真的符合读者的期待视野,真的为读者感受到,并成为他们的内心幻化为审美视象的情况下,文学经典才不会仅仅是读者头脑屮一连串枯燥的题目,而成为活生生的美的现实。

根据以上对经典意义的探究,我们可以对中学语文课本的“经典”的现状进行粗线条的梳理。

现行人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1-5)的选文为:

必修1:《沁园春•长沙》《诗两首》(《雨巷》、《再别康桥》)《大堰河──我的保姆》《烛之武退秦师》《荆轲刺秦王》《鸿门宴》《纪念刘和珍君》《小狗包弟》《记梁任公先生的一次演讲》《短新闻两篇》《包身工》《飞向太空的航程》

(共14篇文章,古代文学作品3篇,现当代诗歌、散文6篇,其它5篇)

必修2:《荷塘月色》《故都的秋》《囚绿记》《<诗经>两首》《离骚》《孔雀东南飞(并序)》《诗三首》(《涉江采芙蓉》《短歌行》《归园田居(其一)》)《兰亭集序》《赤壁赋》《游褒禅山记》《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我有一个梦想》《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共16篇文章,古代文学作品10篇,现代散文3篇,其它3篇)

必修3:《林黛玉进贾府》《祝福》《老人与海》《蜀道难》《杜甫诗三首》《琵琶行并序》《李商隐诗两首》《寡人之于国也》《劝学》《过秦论》《师说》《动物游戏之迷》《宇宙的边疆》《一名物理学家的教育历程》

(共17篇文章,古代文学作品12篇,现代小说1篇,外国小说1篇,其它3篇)

必修4:《窦娥冤》《雷雨》《哈姆莱特》《柳永词两首》《苏轼词两首》 《辛弃疾词两首》《李清照词两首》《拿来主义》《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短文三篇》(《热爱生命》《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信条》)《廉颇蔺相如列传》《苏武传》《张衡传》

(共19篇文章,古代文学作品12篇,现代戏剧1篇,现代散文1篇,外国文学作品5篇)

必修5:《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装在套子里的人》《边城》《归去来兮辞(并序)》《滕王阁序》《逍遥游》《陈情表》《咬文嚼字》《说“木叶”》《谈中国诗》《中国建筑的特征》《作为生物的社会》《宇宙的未来》

(共13篇文章,古代文学作品6篇,外国小说1篇,其它6篇)

五本必修教材共计79篇文章,按个人见解,可称为经典只有一半左右,且呈现以下特点:

1. 古代文学作品以诗歌为主,兼有散文、小说等,比例适中。

2. 现代文学经典极少,且代表性不强。

3. 当代文学作品没有。

4. 外国文学经典极少,代表性也不强。

二.个案解析。

必修五的第一单元教学有一定的代表性,此单元有三篇文章,分别为古典名著《水浒传》节选《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短篇小说大师契诃夫的《装在套子里的人》和现代小说经典沈从文先生的《边城》节选。

在施教过程中,按照教学要求,重点分析了小说的三要素——人物、情节、环境。教学测试后,发现学生基本能把握小说类文学作品的解读方法。能理清故事发生的脉络,概括小说的情节;也能在尖锐的矛盾冲突中把握人物性格特点;能较为准确地概括小说的主题等。既定的教学任务完成后,内心中似乎还有一些忐忑,不经意中探知了学生对经典阅读的结果,下面一些话语引起我深深的思考。

生1:《水浒传》中的林冲软弱无能,随遇而安,逆来顺受,委曲求全,是作者为主题“官逼民反”而虚构的一个人物,在那个时代或许有这样的人物,但不具有现实意义,总觉得有虚假之嫌。

生2:三篇小说学下来,我基本掌握了小说阅读的技巧,如果考试中出现类似的试题,我应该能把握,分数应该还好。但我实在不觉得三篇小说有何经典的成分。

生3:太远了。宋代的社会,沙皇的统治,时间、空间都太远,遥远的湘西也与我们格格不入。还是“最小说”来得过瘾。

生4:除了林冲杀死仇敌的一段尚可,其它内容一点也不刺激。

生5:老师的对文章的解说有些故意拔高,它们的价值真有那么高吗?我真看不出来。

生6:没几个人看《水浒传》。我们了解的内容都是通过电视知道的。看小说没有看电视剧过瘾,有画面,有声音;有明星,有大腕。看书太没劲。

……

仔细琢磨这些话语,我们可以窥见中学生经典阅读缺失的原因。

1. 大众文化的流行对经典文本阅读的冲击

大众文化是一种“玩的文化”,一种后工业社会消费时代里追求休闲、 享乐,回避严肃、崇高,在斑驳陆离、五光十色的现实场景中逃避主体塑造和精神提升的文化。有人这样评价大众文化:“经典不再具有经典的意义,权威失却了昔日的光环, 偶像走下了神坛,人们成为尽情狂欢的众神。昨日精英引领大众,看今朝大众挤压并支配了精英。” 大众文化对于中心和权威的消解, 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当代青少年学生价值观的改变:理想主义被淡化,价值观念开始由社会中心向个人中心偏移。于是经典成了书橱中的陈设,成为装点门面的风雅物品。学生们更多的享受“快餐文化”的便捷,沉溺在虚幻和浮躁中不能自拔。

2. 阅读方式的转变对经典文本阅读的冲击

今天的这个时代是“图像时代”。人们已经不再沉醉于书香之中,电视、网络的强烈的感官刺激破坏了真正的文学情境,消解了阅读的真实意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的阅读被“理想化”,经典被固化为一个个单一的明星面孔。

3. 功利性的考试模式对经典阅读的影响

考试的功利性使得日常的教学只注重训练学生解答题目的技能,将鲜活的作品肢解为一题题枯燥的试题,忽视了经典阅读教学的经典性建构。

三.经典阅读教学的经典性建构

接受美学理论认为:文学作品的意义不是由作家独创的,而是由作家和读者共同创造和完成的。读者不仅仅是鉴赏家、批评家,而且也是“作家”。在作者、作品和读者这个三角形中,读者不只是被动的一端、一连串的反应,他本身还是形成历史的又一种力量。当我们以思维辩证地审视这一观点时,可以确定个性的(也可以说是自我的)教学理念——“学生主体”“教师个性”的课堂。

(一)课堂教学经典性建构

课堂教学是教学的主体。经典作品审美价值的实现要靠学生通过阅读理解活动来实现,即以学生的感觉和知觉经验将作品中的未定性得以确定,最终实现文学作品的审美价值。但我们一味地强调教学主体——“学生”的时候,实际上是对教育效果的忽视,是对自身价值的否定。课堂教学中,如何让“经典”成为“经典”,实现“经典”教育的真实意义,应该是我们共同探讨的主题。

1.“严谨”课堂,“开放”思维

   教参不应是教师的“圣经”,但教师应拥有“圣经”,“严谨”课堂。经典的意义和价值需要教师的引导与阐释。“严谨”是过程,“严谨”更是态度。但严谨不等于主导,不等于控制。经典作品往往蕴涵着作者强烈、深刻、丰富、复杂的思想感情,都具有较高的思想艺术性和审美价值。这些作品也很难用单一的主题或写作特色来概括。正如前文中所言,经典是“多重声部的混响”,是相对于“独白”的“对话”,是“自我意识的狂欢”,是“未完成”的“成品”。 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课堂教学所涉及的内容只是课文的重点之一,绝不是全部。我们应该发挥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允许他们放飞思绪,“开放”思维,将“未完成”的作品涂抹上自己的颜色。但切忌“热闹”的课堂不等同于“成功”的课堂,任学生胡乱联想,东拉西扯,信口开河,离题万里,实际是对其它学生的不尊重,也是对自我价值的亵渎。

2.留有“空白”,个性“填充”

语文阅读教学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给学生填补“空白点”的过程。课文中的“空白点”化而小之就是学生产生的疑问,也就是教学中的重点和难点,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就是要强化其中的“空白点”教学,来激发学生的再创造的欲望,师生共同来填充这些“空白点”,真正意义上获得对文学作品的欣赏与体验。延伸拓展后的“空白点”就是经典作品的无尽阐释空间。教学中,别里科夫的死因,翠翠在渡口边的等待……都可以成为“补白点”,成为学生个性的音阶,成就经典的“多重声部的混响”。

3. 拉近“距离”,靠近“真实”

前文中提到学生的感叹:“太远了。宋代的社会,沙皇的统治,时间、空间都太远,遥远的湘西也与我们格格不入。还是‘最小说’来得过瘾。”我们不能不再审视我们的“经典”。

   (1)他们很“远”。五本必修教材的79篇文章中,离我们最近的恐怕也将近一百年。

(2)他们很“少”。数量极少的外国经典作品,难以让学生以开阔的视野面对现实,审视当下。高中生在处在思想的成熟期,选文时应具有现代的、民族的、世界的、人类的这样多元开放的眼光,让学生接触不同种族、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作家作品,接触不同思想、文学流派和风格的作家作品,开拓广阔的视野,并在比较、撞击中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在具有强大的精神与艺术力量的大师们面前,也保持自己思想与人格的独立。

   (3)他们很“单调”。教师给学生的是标准的阅读参考模式,学生重视的不是文本本身而是所谓的标准答案。这样的经典阅读阐释只能是对经典的肢解,而难以得其精髓,更难以体现经典阅读的价值与意义。反之,这样的结果又加深了学生与经典之间隔膜,于是学生对经典也就敬而远之了。

4.也很“功利”,还为“育人”

张志公先生很早就洞察到当前语文教学的一大弊病:“语文教材里有比例很不小的文学作品,但并不是用来进行文学教育,而是用来进行‘读写训练’的,连古典文学作品也不例外。这样的语文教学、语文教材,实际上是一种互相掣肘,两败俱伤的作法。”他认为“应当向儿童,少年,青年进行文学教育”,其任务是:“指导学生阅读丰富的、优秀的文学作品,获得必要的文学知识,培养和提高文学素养,同时寓思想教育于其中,培养远大的理想抱负,高尚的趣味情操,并寓智力开发的目标于其中,培养活跃的逻辑思维能力和联想、想像等思维能力以至创造思维的能力。”可以说经典教育阅读的课堂是戴着镣铐的舞蹈,培养能力,迎接高考,是我们的义务。但煅塑人格,提升素养更是我们的责任。

仅以一例来佐证。在《边城》教学设计中,我布置了一个问题,却引起了学生的极大反响,始料未及。问题是:近日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举国欢庆。当年沈老也与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如有了解莫言的同学,请比较一下莫言的作品和沈老的《边城》,你觉得诺奖评委为何青睐二人?

查资料、读作品、写书评、谈观点,一时间让我手足无措。探究的程度深浅姑且不论,但过程和结果都值得我们深思。

(二)课外阅读经典性建构

经典教学拘泥于课本是远远不够的,教师要充分利用能够利用的诸如书籍、网络等一切语文教学资源,加以筛选、补充、整合,构建经典阅读的平台,确定阅读的范围,规范阅读的过程和方法,真正体现经典文本的感召价值,使学生在人类优秀文化的熏陶中丰富自己的文化底蕴,潜移默化的提升自身的人文素养。我校本学期开设了多科校本课程。其中语文学科就有《论语选读》、《诗苑梯航》、《书法入门》《外国文学作品选读》《当代文学摭谈》。学生有充分的选择空间,让学生在氤氲书香中走近经典,感受经典魅力。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指出“高中语文课程要充分发挥其促进学生发展的独特功能,使全体高中学生获得应该具备的语文素养,并为学生的不同发展倾向提供更大的学习空间;要为造就时代所需要的多方面人才,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创造力和凝聚力发挥应有的作用。”这既是对语文教育教学本质的回归,又是对其现实意义的充分考虑。在今天这个大众文化盛行的时代背景之下,新的社会环境和文化语境对传统语文教育尤其是经典阅读教学提出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挑战。让我们回归到那些积淀了人类思想精髓和民族文化精华的经典文本之中,解放自我,回归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