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学教研 > 教师博客
天终于晴暖了
编辑日期:2016-2-19  来源:http://blog.sina.com.cn/u/5530379496  作者:范庆元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天终于晴暖了
文/范庆元
        春节前几天,突遇北方极地严寒。我们这个小城也受到波及,连天里雨雪寒冷,气温有些天还降到了零下6~7度,童年记忆里的冰溜溜一排排晶莹地挂在阳台的遮阳板檐和铝合金花架上。入冬前买的一顶帽子一直戴在头顶,心里不禁暗自庆幸,还真有些先见之明。
       天气预报说猴年春节春节期间,连天晴朗,气温回暖。事先还有些怀疑,大年除夕早晨一睁眼,看见卧室窗帘上映出一片通红,才感觉到这天气预报真的很准。穿衣起床,一点也不寒冷。在屋里走走,到处都是明亮亮的,楼前的江边公园里已经有很多人吃过早饭在遛跶了,马路上的汽车也似乎比平时轻快了许多,摆在茶几上的水仙花一改前几天的瑟缩,将所有的花瓣都绽放开来,散发出一阵阵香气,明净而丰富,真有点张牙舞爪的样子。外面阳光灿烂,风虽然大了一些,但并不冷。家家阳台上就像挂万国旗一般,摊满了衣服和被子,在略带寒意的春风中飘舞。家里的洗衣机一个上午都在不停的忙碌,将堆了一个多月的脏衣、脏被一件件地吞进,一件件的干净吐出。晒杆几乎被挤得容不下一点儿东西了。一番紧张清洗过后,阳光照射下的屋子似乎一下子洁净了许多。捶着有些酸痛的腰背坐在椅子上,看见一只小鸟从对面楼房阴影里飞出来,落在楼前的草地上。它走到草地一块阳光前,迟疑不前,几次刚把脑袋伸进光影里里,又赶紧缩回来。它究竟畏惧这奇异的光明,还是习惯了前日的阴冷?任何突然的变化总是让人有些惊恐不安,惊疑不定的。
        楼前几株冬天落叶的树依然光秃秃的,在这样一个明亮的晴天里,我想,也许它们明天就要突起小骨朵,爆出一两匹小叶了吧。时间早就进入立春节气了,这样暖和的天气,它们还要等什么呢?
       望着眼前的水仙花和似乎有些叶苞的树枝,我不禁思绪翩跹了。范仲淹笔下的洞庭湖“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这是春天晴空下绝妙的山水画卷了,生动灵转,能有一游,不虚此生。石湖居士范成大在夏日里漫游西湖,立即被眼前的一片清香荷韵迷住了,“西湖毕竟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荷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绚丽大气,让人沉醉神往。即使是秋天的晴日吧,那也是一份难得的心境,郁达夫在皇城北平一个僻静的小院中,“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或在破壁腰中,静对着像喇叭似的牵牛花(朝荣)的蓝朵,自然而然地也能够感觉到十分的秋意。说到了牵牛花,我以为以蓝色或白色者为佳,紫黑色次之,淡红色最下。最好,还要在牵牛花底,教长着几根疏疏落落的尖细且长的秋草,使作陪衬”,这是人生中难得一份宁静和坚守。就是冬日,寒风扑面,有阳的日子总能让人有更多的想头,袁宏道在《满井游记》写道:“高柳夹提,土膏微润,一望空阔,若脱笼之鹄。于时冰皮始解,波色乍明,鳞浪层层,清澈见底,晶晶然如镜之新开而冷光乍出于匣也。山峦为晴雪所洗,娟然如拭,鲜妍明媚,如倩女之靧面而髻鬟之始掠也。柳条将舒未舒,柔梢披风,麦田浅鬣寸许。游人虽未盛,泉而茗者,罍而歌者,红装而蹇者,亦时时有。风力虽尚劲,然徒步则汗出浃背。凡曝沙之鸟,呷浪之鳞,悠然自得,毛羽鳞鬣之间,皆有喜气。始知郊田之外未始无春,而城居者未之知也。”这还有冬寒的影子吗?人一生动起来,天地就会活泛起来。
        想到这,起身翻翻墙上的日历,再过几天就是雨水了,但我却没有丝毫的失落之感,因为这是春天的雨水,有了这些雨水的滋润,天地才会真正的绿起来,生动起来,再一过惊蛰,万物萌动,生命的晴天就真正多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