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校本课程 > 国际交流
我在新西兰的课堂观察
编辑日期:2016-8-30  来源:安庆第一中学  作者:国际交流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我在新西兰的课堂观察

徐亚琴

2016725日至819日,我在新西兰北岛的Tauhoa School进行了为期四周的国际文化交流活动。Tauhoa School是一所完小,相当于国内的小学加初中,招收18年级的学生,共有学生36名,分两个班——AtiuHoteo。我所在的Hoteo班学生年龄稍大,是4—8年级共17名学生的混合班级,任教老师是Linda女士。全天从早上8:30到下午2:30的教学及活动全由Linda来完成,所以她一个人要教授英语(写作、阅读、演讲)、数学、艺术、手工、音乐、短剧表演(drama)和体育等课程,其工作量和所必备的技能可想而知,而正如该校校长Vivienne Goldsmith女士介绍的那样,Linda是一位非常棒的老师,从她的课堂中我学到了许多值得我借鉴的东西。

一、围绕“奥运”主题的分层次教学

725日是Tauhoa School第三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为迎接第31届里约奥运会的到来,Linda这一个月的教学都围绕“奥运会”这个主题来进行,比如在英语阅读课中,她让学生在电脑上阅读与奥运有关的资料,如“奥运五环旗的诞生”、“五环的含义”、“五环颜色的选择”等;在英语演讲课上,她让学生介绍自己喜欢的奥运项目;在数学课上,她让学生在五环旗内填写满足一定条件的数字;在艺术课上,她让学生设计奥运奖牌,了解奥运会项目及涂色;在早锻炼时间,让学生观看奥运会新西兰橄榄球的比赛,让学生与奥运赛场亲密接触;在819日学校举办的趣味运动会上,她同另一名老师设计的运动项目既不乏奥运会项目的竞争性,也充分体现了趣味性,让学生、家长和老师都乐在其中。这一系列的围绕“奥运”主题的教学既让学生从多方位了解奥运会,又体现了时代性,培养了学生的国家荣誉感。

在一个年级和年龄混杂的班级,怎样让不同层次的学生接受不同层次的教育是一个很让我关注的问题,在这个问题上,Linda也有她的处理方法,那就是给不同层次的学生设计不同层次的任务。以英语阅读课为例,Linda把以“奥运会”为主题的阅读任务从易到难分成了五个层次:Knowledge (基础认知),Comprehension(理解能力)Application(应用能力),Analysis(分析能力)和Synthesis(综合运用能力)。每个层次中又有不同能力要求的四个不同的任务,并标有不同的分数,供学生们选择,每个学生必须完成每个层次中的两个任务,但如果学生多做的话会有额外的加分。这种分层次分配任务的方法,不仅可以让学生能够根据自己的能力自主选择适合自己的任务,而且能让一些学有余力的学生选择有挑战性的任务来完成,有效地保证了各层次不同能力学生的学习需求。

二、注重动手和创造的课堂

  几乎在每天的课堂上,我都能看到学生不俗的表现,这同Linda在课堂上经常鼓励学生多动手,多动脑是分不开的。比如在数学课上,她总是鼓励学生用多种方法来解决问题。如下图中的这一道数学题,学生通过画线段和拼整数的方法,想出了四种方法求解。再比如在drama课上,学生们表演《三只小猪》的故事,老师要求他们用一切可以用到的东西,于是放鸡蛋的盒子被他们剪下来穿上线,做成了小猪的鼻子;文印室里被剪成细条的纸被铺在课桌上,成为了一只小猪做房子的稻草;从学校校园里捡来的树枝和一个个的纸盒子成为了另外两只小猪做房子的树枝和砖头;厚厚的抱枕被塞进衣服里,于是自己就变成了胖乎乎的小猪。学生的这种创造能力经常会让我耳目一新,拍手叫绝。另外,Linda也经常会给学生机会去动手做一些东西,比如,有一次在学习图形时,她让学生用报纸来做桌子,看哪种形状的桌子稳定性好,支撑的重量最大。学生们几个一组,很快便开动起来,有的卷,有的叠,有的用胶布贴,做出来的桌子虽然形状奇异丑陋,但学生们在自己做出来的桌子上成功垒上一本又一本书的时候,那种在做中学所体会到的快乐是由衷的,无与伦比的。

三、注重互帮互助和责任感的课堂

  从某种意义上说,Tauhoa School是一所社区学校或家庭学校,因为就我所在班级的17名学生来说,兄弟姐妹就有四对,但兄弟姐妹的意义并不局限于此,校长和老师在教育教学中有意识地培养学生互帮互助的精神和责任感。比如,老师会安排Hoteo班的学生到Atiu班去结对子,一对一指导年龄小的学生怎样读书;每周五的午餐,Linda会安排她班上的学生轮流值日,同一位前来帮忙的家长给大家做午餐,分发午餐;在drama课上的分组,也是由几名年龄大的学生带着几名年龄小的学生来表演。在Hoteo班的内部也有着相同的情况。就数学学科来说,Linda把她班上的学生分成了六组,每一组都是由高年级学生和低年级学生组成,学生在电脑上进行学习和训练的时候,可以互相请教,互相讨论。这些教学和活动的安排,一方面让学生从小就有互帮互助的意识,体会到自己身上的责任感和荣誉感,另一方面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在混合年级的班级不能统一进行知识讲解的问题,营造出了一个和谐、充满亲情的校园。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碰到的Kiwi总是那么友好和乐于助人的原因。

四、综合评价在课堂里的渗透

  我们的教育教学也提倡综合评价,但是在我的日常教学中,似乎老师的评价还是占主导地位,学生的自我评价和相互评价往往流于形式,在国内的课堂观摩中也很难看到评价的过程,所以当我看到学生的自评与互评能成为一种习惯,而且学生在自评与互评的过程中没有任何偏袒和争吵的时候,不由得对Linda肃然起敬。第一次体验学生的自评是Linda让学生设计奥运比赛项目的时候,有几个学生想出了几个奇妙的主意,他们把同学分成三组:第一组,过障碍接力;第二组,轮流用球击中前方的目标;第三组,跨栏接力。进行一轮比赛过后,Linda让学生自己发现问题,学生看到比赛的悬殊结果,很快就得出结论:第三组的规则太过简单,第二组的又太难,所以在第二轮比赛的时候,他们加大了第三组的难度,降低了第二组的难度。这样,在第三轮比赛结束的时候,三组的难度也就基本一致了。这种亲身的体验往往比老师的说教更有说服力。

  在英语演讲中,学生的自评,互评和老师的评价体现得更为明显。演讲之前,Linda会给学生一个评价标准,如时间的长度、内容、语调、手势、说服力等,让学生练习。演讲时,她会选择一个学生计时,另一个学生同老师一起评分。演讲完之后,大家会对演讲者的表现进行评价。根据老师的要求,这种评价必须包括演讲者的长处,不足和改进性建议,所以每位演讲者都能虚心接受,甚至于自己也会主动找出自己的不足之处。在演讲进行的时候,Linda也会及时提出鼓励或让学生稍作停顿,调整一下紧张的情绪。演讲结束时,她会总结学生的表现,提出演讲所需要的技巧。学生的这次演讲,从刚开始挑选合适的主题,到准备材料,到写完演讲稿,到老师批改,做成卡片,到最后正式演讲,大约经过了三周的漫长时间,但是在这期间,学生学到的不仅是自己所选中的主题内容,而且也学会了怎样成为一个更好的演讲者,怎样去客观地评价别人的表现,我想这就是时间磨炼出来的结果。

  四周的时间很短,短到有些事情我还没来得及做;四周的时间也很长,长到让我学到了十几年教学生涯中所没有学到的东西。虽然我们的国度不一样,虽然我们的体制也不一样,虽然我们可能更讲究的是效率,但是我觉得在一个遥远国度的小学里所学到的——关于学生的成长,关于教师的责任——会让我受益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