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110周年校庆
【110周年校庆】上学的路(84届校友韩可荣)
编辑日期:2016-9-30  来源:安庆第一中学  作者:管理员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小学毕业后的那个暑假,似乎没有了记忆。记得有一天,虾子跑家里来,说,我们去照相吧。于是才有了唯一一张与小学同学的合影。

    等到了安庆一中(那时还叫九一六中学)的通知书,等到了开学,不记得去报到走的是哪条路,而从那一天开始,整整六年上学的路就与安庆一中有了不解之缘。

    冬天的清晨,天还未大亮就背着书包出门,有时路灯还亮着,下坡上了孝肃路,往西,是丁子路口,左转是孝肃路延伸,右转锡林街。正对孝肃路有一家小店和一个茶壶炉子,锡林街挂拐儿有卖大饼油条的摊子,好像从来就生在那儿,天天看见。这个时候小店一般还没开门,而茶壶炉子的大锅水已经开了,氤氲的蒸汽中透着白帜灯昏黄的光,早起的人三三两两拎着蔑壳或铁壳的热水瓶,手里捏着一分两分的硬币,排着队,聊着闲话……

    丁字路口左转,向南,每每会抬起头看看天主教堂顶上的神龛,那时还没有耶稣雕像,教堂尖顶上也没有十字架,在冬日清晨有些许萧肃。偶尔还能看到闪着亮光的启明星。路右边有一家小理发店,老师傅已起床生炉子,一把蒲扇扇着炉门,烟渐渐散去,火苗窜起来。这小店是儿时的噩梦,每次剃头,有一种任人宰割的恐惧,硬着头皮去学校,忍受着同学善意的玩闹,躲着巴掌,听着同学们齐声的调笑:新头三巴掌,越打越肯长。

    教堂的街角右转,继续向西,路北有一片杂院,还有一口井,已经有人提着白铁提子在井里打水,开始一天的生计。再往前,是一栋大屋,很多年似乎都不曾开过门,据说庭院很深,是一户老红军的住所。沿马路牙子走过,左边大杂院,右边小门独户,有人在路边刷牙,呸呸地吐着牙膏沫。经过一条麻石的巷口,左边小菜市,右边豆腐坊,卖菜买菜的挤满街面,吵吵嚷嚷。这段路要弯来弯去地过去,天天都会瞥一眼右手边的茶坊,一扇扇的门板多数已卸了叠在一边,一米多高柜台上三个大大的玻璃鼓子特别扎眼,小学时天天经过,偶尔会拿着从父母那儿痞来的一分钱零花,买一小把甜六谷泡儿或开花蚕豆。那时的零食简单,却有味儿!

    经过双莲寺小学门口,一定会看一眼小操场的领操台和两层的教师办公楼,脚下不会停步,下了坡就到了状元府街口。

然后,开始上坡。右边是地委行署的高墙,有些森严。常常会捡一块石子,一边走一边用石子在墙上划一条歪歪扭扭的线,有一种坏坏的快感。那时大院门口好像还有站岗的士兵,总是敬畏地绕过,帽徽领章的红却躲不过,眼神满是羡慕。偶尔有一两个同级的女同学在马路对面走过,也装着不认识。那个年代,都懂的!

    坡很长,公安局门口是断然不敢停留的,带紧几步,匆匆而过。这时天色已近大亮,系马桩巷口的路灯还亮着,对面早点店的酒酿饼和绿豆圆子汤的香味漂在清晨的薄雾中,是抵挡不住的诱惑。停下买一块酒酿饼,或者对面双井街口的几两锅贴,脚步并未停下,抬眼就是国营红旗照相馆的招牌。

    为了不想再爬坡,会在前面路口左转再右转进入一条小路,后来才知道这里分别叫东围墙和后围墙街。吃着早点,走在麻石条路上,一步一块石板,数着……。街尽头也有一口井,麻石的井圈,内侧满是麻绳勒出的深沟。这时井边已经有很多人,刷牙洗脸的,洗菜的,洗衣服的木制蛮槌的声音传得很远……

    依然是麻石路面,弯过很多普通市民的门口,有时还要躲开头顶晾晒的内衣,路面变阔,前面就是龙山路了。这个路口是龙山路的一处低洼所在,右边上坡往北到孝肃路,左边往南上坡再下坡是人民路。天晴的话,这时太阳已开始升起,身体也暖和起来,鼻尖有细汗沁出。

    穿过街口,进入近圣街,这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原来的街名已不记得。因为没有表,不知道时间,这时候脚步是急躁的,离学校不远了。前面路边有个厕所,旁边有个电线杆,左转一个长长的陡坡,蜿蜒着上去就到了高琦操场。如果不迟到的话,在这里都能碰到三三两两结伴的男同学,急急打着招呼,呼啸着,一口气跑上坡顶。站在操场上,太阳已升起,光照耀着周围的房子,树木,草地和我们。学校的门已敞开着,我们鱼贯而入。……

    很多年过去了,走过的路很多,而上学的路或长或短,在记忆或梦境里,总是新的一天的开始……

 

母校安庆一中建校110年纪念

韩可荣2016年09月30日